从2021年5月传出广东集采将纳入生长激素产品开始,长春高新000661)的股价就开始崩溃,截至目前已暴跌六成。市场担心,万一其“王牌产品”生长激素水针被纳入集采,可能导致价格暴跌、公司利润骤降,因此每逢有集采传闻,长春高新的股价就大跌一轮。

两天跌去14%,号称“东北药茅”、生长激素龙头的长春高新股价再遭集采传闻“爆锤”。

很多股友还关心着一年前那位13年狂赚100倍,浮盈500多万元的大连老太,毕竟8月19日长春高新股价为193.6元/股,已较2021年的最高点521.4元/股暴跌六成,市值蒸发1326亿元。有网友称:“这个老奶奶的出现就是清仓的信号。”

作为国内生长激素的龙头股,长春高新曾凭借独占八成市场份额的地位被资本市场捧成了“明星”,股价更是10年暴涨12倍,堪比茅台600519)。

然而,从2021年5月传出广东集采将纳入生长激素开始,长春高新的股价就开始崩溃。市场担心,万一其“王牌单品”生长激素水针被纳入集采,可能导致价格暴跌、公司利润骤降,因此每逢有集采传闻,长春高新的股价就大跌一轮。

长春高新这两天的大跌,就是因为8月18日又传出浙江集采将纳入生长激素品种。

此次浙江省集采消息目前虽还未证实,但长春高新工作人员告诉市界:“这个征求意见函是真实的,但是否将生长激素纳入其中并未得到确切消息。”而对于公司股价屡次因生长激素集采震荡,工作人员表示:“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一位一级市场投资人表示:“降价并不能提高长春高新的市占率,却会直接损害公司的增长逻辑。”

长春高新的千亿市值几乎完全是建立在主力产品生长激素上,而这一利润奶牛的贡献者正是公司控股99.5%的子公司金赛药业。2021年公司营收107.47亿元,仅金赛药业就贡献81.98亿元,更是为上市公司贡献了98%的净利润,高达36.84亿元。

生长激素是人脑垂体自然分泌的促进生长发育和调节代谢的关键蛋白质。足球明星梅西的身高能够从1.4米长到1.7米,正是生长激素的受益者。

作为一款处方药,除了生长激素缺乏症,目前国内儿科常见的导致身材矮小的内分泌遗传病特发性矮小症、特纳综合症等,都可以用生长激素治疗。不过有些家长却因孩子的身高焦虑,有滥用生长激素的现象。

金赛药业是国内唯一拥有短效粉针、短效水针和长效水针三种剂型的公司。身为生长激素市场的“明星”,2020年,水针市场金赛药业样本医院的销售额为4.88亿元,占据99.88%的份额。

而长春高新不仅在短效水针领域,仅有安科生物300009)和诺和诺德两家竞争对手,还拥有国内市场上唯一的长效水针生长激素。强大的市场地位,让金赛药业的收入从2005年1.31亿元增长至2021年81.98亿元,62倍的增长速度,让长春高新赚得盆满钵满。

从药品到耗材,从心脏支架到种植牙,在集采的涉及范围越来越广后,长春高新也没想到集采的“大刀”会挥向自家的核心产品。

就在2021年5月21日,市场传出广东省医保局或将重组人生长激素纳入集采的传闻后。长春高新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回应,称“并未收到将被纳入集采的正式书面文件和通知”。甚至对此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根据界面新闻报道,公司对外称:“即使网传文件为真,(生长激素)粉针的集采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现实往往很残酷。根据东莞证券研报,在广东省此次的联盟采购中,不仅将生长激素纳入集采,甚至还给出了两种水针15 IU和30 IU两种规格的申报最高限价,分别为173.58元、295.08元,而这两种产品目前的挂网价大约是567元、1031元。也就是说即使长春高新报出最高限价,其产品价格将大降约70%。

最终受市场呼声最高的水针集采以“无一家企业中选”收尾,国产的两家水针企业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以“未申报”拒绝了此次省际联盟集采,而唯一入选的诺和诺德因降价不及预期落选。在这次集采中,金赛药业仅申报了三种粉针的规格,降价幅度约25%。

可以说此次集采试水,以长春高新“小赢”收尾。虽然公司的三个粉针规格入选,但这部分只占金赛药业收入的10%。对于粉针的集采,长春高新工作人员告诉市界:“这是一个好事情,虽然价格下降了,但是在医院的市场份额也扩大了。”

对于此次浙江的集采以及公司未来发展,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对于集采是有预判的,有做相应的策略准备。”不过具体是怎样的策略,工作人员表示“不能说”。

相较于公司采取怎样的集采策略准备,公司的“二号灵魂”人物金磊却用言行给大众“敲响警钟”。

25年前,金磊以“生物学大拿”的身份回国并以技术入股的形式,与长春高新共同投资组建金赛药业。作为金赛药业的创始人,金磊正是为长春高新打造出一系列生长激素产品的核心人物,对长春高新的影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

而金磊作为金赛药业的董事和总经理,其一言一行,都被视作长春高新股价的“晴雨表。2018年10月,有市场传闻称,金磊将从金赛药业离职。不过最终长春高新发布公告称,金磊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其所担任的长春高新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职务,但仍继续担任金赛药业的董事、总经理职务。公告后,长春高新股价连续两日跌停。

或许是意识到了金磊的不可替代性,2019年持有金赛药业70%股权的长春高新以56.37亿元的价格,购买了金磊及林殿海手中金赛药业29.50%股权。其中,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92.02%,即51.87亿元;以发行可转换债券的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7.98%,即4.5亿元。

通过换股,长春高新与金赛药业、金磊深度绑定在一起。长春高新持有金赛药业的股权比例由70%上升至99.50%,金磊也顺势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截至2021年末,金磊持有长春高新8.56%的股份。按照最新783亿的市值,金磊身家达67亿元。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虽然长春高新拥有以生长激素为主的金赛药业、疫苗板块的子公司百克生物、以及中药子公司华康药业和房地产高新地产四大业务板块。但是其疫苗、房地产板块业绩都处于下滑状态,而长春高新2021年整体营收能够实现23%的增长,金赛药业功不可没。

但要想公司保持持续的增长,那么金赛药业则势必还要保持高速的增长态势,也就是说压力给到了金磊这边。

从公司在生长激素的布局来看,除了扩大适应人群,积极推进成人生长激素缺乏相关适应症的推广工作,还有就是不断探索、研发生长激素新的适应病症。根据国金证券600109)研报,目前国内主要生长激素厂商中,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的水针已获批适应症数量基本相当,大概有6种适应症重合。

根据投资者调研记录,公司表示:金赛药业在成人生长激素领域收入占比仍较低,口服生长激素相关项目还在临床前研究阶段。也就是说一时半会公司的主要增长还得靠传统的粉针、水针、以及长效水针支撑。

根据国金证券研报,以1年为治疗周期,粉针的费用约2.2万元,水针的费用约4.4万元,长效水针的费用19.4万元。而患者使用生长激素的时间几乎都是一年起,并且还有延长趋势。

而对于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纳入集采,这位投资人表示:“公司股价跌这么多,很难起来,除非在整个水针赛道保持高速增长才能救长春高新。”

而在广东集采传闻后,作为金赛药业一把手的金磊选择用实际行动“表态”。2021年5月22日,长春高新发布公告称,二股东金磊于2020年12月22日至2021年5月20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80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997%。若分别以金磊减持当日的收盘价来计算,金磊已套现约38亿元。

可以说,集采就像悬在长春高新头上的一把剑,行业内人士告诉市界:“长春高新作为国产龙头老大,一旦集采,几乎没利润了。”

在集采传闻还没落地之前,基金机构还对长春高新青睐有加,根据东方财富300059)Choice数据,在2020年末共有1229只基金持有长春高新,但是截至2021年末,基金数量已减少366只,至863只。曾重仓长春高新的医药一姐葛兰,在2021年末还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1.57%,但2022年一季度末葛兰的中欧医疗已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