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去享受这次冬奥会的每一次滑行,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因为这是我作为运动员的最后一届冬奥了。”

在冬奥会四人雪车正赛开始前,巴西雪车队队长埃德松·宾迪拉蒂分享了他的感受。

从巴西雪车国家队组建至今,埃德松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年的比赛。对这名即将年满43岁的老将来说,本届冬奥会将成为他的谢幕演出——在出征北京之前,埃德松宣布自己将在冬奥赛后正式退役。

在无雪无冰的热带国家坚守冰雪运动20年,埃德松和巴西雪车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哪怕他们只是雪车决赛轮的最后一名。

巴西是个对体育运动充满热情的国家,他们在许多项目上是世界级的,但冬季项目对巴西人来说还是非常陌生的。

在介绍巴西队雪车名字时,埃德松说:“‘雷霆蓝鸟’这个名字是我们后来改的,之前我们的雪车叫‘冰冻香蕉’。我觉得那个名字也不错,跟我们的颜色和参加的项目很匹配。”

“但随着巴西雪车队在各项赛事中展现出了一定的竞争力,我们决定改一个听起来更快一点的名字。”

然而,与其他冬季项目不同,雪车是一个成本高昂的项目,经费有限的巴西队无法拥有自己的雪车,只能到其他国家租车然后改装上阵。

埃德松指了指两人雪车,“这是罗马尼亚租来的。”随后又指了指四人雪车,“这辆是韩国租的。不过我们都做过了改装,让它更适合我们运动员的特点。”

没有雪车这只是巴西队面临的种种困难之一,由于巴西不具备冰雪运动的自然条件,巴西雪车队的队员只能自己动手建造滑道;没有训练的雪车,埃德松就跟队员们一起改造了超市的购物手推车用来训练。

队员佩索尼去年因车祸不幸去世,年仅38岁。佩索尼不仅仅是巴西雪车队的队员,还是雪车工程师,为了帮助雪车队训练,他更是在自己家的车库里造出了一条滑道,专门为巴西雪车队训练使用。

为了表达对昔日队友的怀念,巴西雪车队也在车身上印上了佩索尼的头像和名字。“佩索尼的离世对我们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们会带着他对这项运动的热爱踏上赛场,为了他争取更好的成绩。”

物质条件的艰苦和人员的损失已经让巴西雪车队的冬奥征程无比困难,但更困难的是精神上的煎熬。

巴西雪车队队员杰弗逊告诉笔者,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客观物质条件上的,而是在巴西这样一个热带国家,冬季项目每隔四年才会受到一次关注。

然而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巴西雪车队自从上世纪末成立以来,只缺席了一届温哥华冬奥会,保持如此高的参赛成功率,巴西雪车队的“父亲”埃德松功不可没。

巴西雪车队队员埃德松·马丁斯开玩笑说:“对我们来说,埃德松是雪车运动的发明人。”

对于埃德松来说,参加5届冬奥会并不是他作为雪车运动员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在他看来,让雪车运动在巴西这样一个热带国家落地生根才是最大的成就。

埃德松说:“我们正在建设一条专业的雪车赛道,让这项运动在巴西国内也有开展的条件。我们都是其他项目转到雪车来的,都是‘半路出家’,但我真心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从童年就接触并爱上这项运动,因为雪车的确有它特殊的魅力。”

如埃德松所说,他正在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在本届冬奥会之后,巴西雪车队的埃里克将接过埃德松的衣钵,成为巴西雪车队的舵手,埃德松本人也将挂帅巴西雪车国家队。

除了埃德松,巴西雪车队的杰弗逊也是个奥运老兵,他是巴西队唯二两次来到北京参加奥运会的选手。2008年,杰弗逊代表巴西田径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三级跳远比赛。此番再次来到北京,杰弗逊也非常兴奋,“从夏奥到冬奥,从个人到团体,每次选择、训练和比赛都是新的突破和挑战。”

“能够在同一个城市两次参加奥运会,我觉得这已经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最佳诠释了。”

“雪车成为冬奥会比赛项目几十年了,而巴西队在二十一世纪才获得参加冬奥会的资格,我们相比于其他队伍还是个孩子。所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先进入最后的决赛圈,完成巴西队在冬奥会上第一次完整的滑行。”根据雪车比赛规则,前三轮比赛排名前20的车队才能进入最后一轮。

59秒78!总成绩2分58秒87!在决赛第三圈比赛结束后,巴西雪车队以0.29秒的优势排在第20名,成功进入第四轮!

在没有参加测试赛的情况下,巴西雪车队只靠官方训练的适应场地机会,创造了他们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

决赛第四圈滑完,巴西雪车队每一圈的成绩都在1分钟之内,最后一天的表现远远好于他们之前训练的成绩。

跳下雪车的埃德松和队友尽情庆祝,站在滑道中央的他仰天长啸,在最后一滑里实现突破,没有比这更好的谢幕演出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